THW。2

啦啦啦。盗墓全职aph来玩啊。

【黑邪】情书

和执念联文——

吴邪的大白狗腿:

·八一七七夕快乐
·小甜饼,ooc属于我们
·与执念er联文,咸鱼瞎咸鱼邪 @_苏泽
·明年我还在这


吴邪转开门锁,拎了一大袋东西进屋。自从他和黑瞎子同居以后就很少去外面吃饭,总是一人烧饭,吴邪洗碗,黑瞎子不愿意洗碗,说是太麻烦,却对裸体擦地板这件事乐而不疲。
他放下沉甸甸的塑料袋,往常这个时候黑瞎子都会从房间里出来接,穿着背心大裤衩,拎个鸟笼就能完美融入楼下遛鸟大老爷的队伍。吴邪不是没有吐槽过黑瞎子的不修边幅,然后黑爷就真的在他面前遛了一回鸟。
就当是刺猬在他面前露出了柔软的腹部。
吴邪发现桌上的烫金边信封,小心翼翼拆开,黑底金字是黑瞎子的装逼风格。信纸上没多少字,短短几行都是德语,他看不懂。


写的什么?


这是吴邪的第一反应,虽然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,他自己还是稍微了解了下德语方面的知识,不过最终作罢。吴邪倒是不禁不忙地又把信塞回了信封,又放到了裤包里。


始作俑者正窝在里屋的躺椅上吃西瓜看剧。吴邪把放到一边的苹果拿了一个,走到门口砸了过去。


“刚回来就谋杀亲夫?”黑瞎子侧头躲过苹果袭击,把瓜皮扔掉,“小三爷长本事了。”


“懒得和你扯皮,对了,你那个信是什么玩意儿。”吴邪把信拿了出来,用两根手指夹着,眼睛也不离对面的黑色镜片,“从哪儿搞来的信封,还挺好看的。”


“信封?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搞到的。不过你要是愿意做一个月的饭我可以考虑告诉你。”
墨镜下的招子直勾勾地盯着吴邪,被他耍的次数多了,吴邪也摸清了套路。一个月做饭洗碗,想都不要想。
“你不说我就拍照淘宝。”
“小区旁边文具店买的。”
吴邪突然笑了。黑衣黑裤气场两米八的大爷走进小文具店,老板只怕是摁着电话机随时准备报警。
黑瞎子似乎是看透吴邪的心思,也跟着笑了,捡起地上的苹果砸过去。他没用多大力气,吴邪接了就啃。
“翻译一下。”
黑瞎子连姿势都没换,压根不理。
吴邪知道他在等什么,软了声调走过去。
“好师父,这都七夕了你还卖关子,你要是牛郎织女估计要和喜鹊跑了。”


其实他本身软硬不吃,吴邪软了声线又跑到自己面前倒是像只没睡醒的猫,抓的人心口痒痒。黑瞎子抬眼,他并不能看的太清楚,但是他能感觉到吴邪的脸与自己只是咫尺。


“你猜猜?猜对了我明天洗碗。”尾音上扬,黑瞎子依旧笑着,手却将吴邪搂进了怀里。他敢打包票吴邪绝对不可能知道信上那几句话的意思。


吴邪把信摊开,看着信上的句子默不作声。


Ich will nicht wissen, ob er mich liebt.


Ich will mit ihm gehen, den ich liebe.


真的没看过么?真的没看过。吴邪印象中完全找不到这段文字的任何信息,指定是背后那人坑自己来着。黑瞎子搂着吴邪,下巴抵着吴邪的肩膀,就像是抱了个满怀,开着空调倒也不觉得很热。


黑瞎子很喜欢吴邪认真时候的样子,并不久远的记忆让他想到了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,和那坚韧似乎发着光的双眸。就像现在一样,吴邪盯着信,仔细斟酌,不由让黑瞎子笑得更开心,甚至悄悄偷了个香。


“碗说的你好像什么时候洗过一样,别闹,你不嫌热我嫌。”吴邪无奈的偏偏头,本身他靠着黑瞎子就觉得热,而那双不安分的手已经从腰摸进了自己衣服里。


黑瞎子完全不听,反而凑到吴邪耳边开口:“太失望了,我还以为你当初看过这样的书。用中文来说,这句话就是——”


“不羡山盟,休问郎心。


觅我所爱,与之相随。”

评论

热度(81)